首页媒体报道【一点资讯】心怀梦想,一个外资银行出身的85后这样践行农村金融

【一点资讯】心怀梦想,一个外资银行出身的85后这样践行农村金融

屹农金服运营团队 | 2016-11-16

2015年,资本市场曾经挂起过一股“向农村进军”的风。那时间,不论是京东淘宝还是小的创业公司都扎堆“上山下乡”一派盛景好不热闹。前些日子,地方政府和滴滴的“纠葛”引出了城乡贫富差异问题使得农村问题再次被公众所关注。人在异乡为异客,北上广的打工仔们终日抒发着自己的“乡愁”。然而乡村美好但又那么遥远,年轻人只好在水泥丛林忙碌度日。

不过有人却不这样想,85年生人的曲童就是一例。在结束了外资银行数年的外资白领生涯后,他毅然决然的和几个同事踏上了创业之路。一个偶然间,他和团队接触到了农村,深厚金融背景的他发现了其中的无限商机。

还原真实的农村

“农民最大的愿望还是提高生产效率”,曲童说。在团队成立初期走访的时候发现,农民这个阶层对于金融的需求并不小,反而特别大。他认为,一直以来,农民的金融需求得不到满足,而农民似乎也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需求其实就是金融需求。曲童这样说:“一户农民每年要想的事情是,这一年家里到底养几只猪、几只鸡、种几亩地,这是最基本的需求。要想多生产一些首先就要解决他们的金融问题,而这个问题最关键的就是贷款获取问题”。在农村想要解决贷款问题有多难,曲说:“银行、信用社贷款难,高利贷横行从中牟利,至于扶贫款等分到农民手里的时候更是变得‘微不足道’”。

沃投资团队做了农村才知道,农村确实是一个效率低下的地方。他举了一个例子:“比方说你现在要去信用社贷款了,从申请到批下来时间上至少需要30天,还不算工作日,这里面要耽误多少农时、和工夫就不说了。除了耽误工夫,吃拿卡要也是一大陋习,在农村想要借款你和人家关系好倒还可以,关系不好还要请客送礼”。

基于此,曲童下定决心开始做农村金融,他最开始切入的地区是东北,方式则是借助互联网。“我们在和辽宁部分地区领导聊天中得知,当地对于互联网可以对生产效率进行提升这一作用的认知还几乎是空白。如今国家层面的政策文件中专门提到要发展农村普惠金融、开展农村金融综合改革试验这一话题”。

不光是政策,实际上很多年轻人也开始离开大城市回到了家乡。曲童说:“我们现在有一些客户就是这样,他们已经不在大城市打工了,而是转身回到农村。其实他们收入也不低,每月的收入也相对稳定,而养猪养羊的项目一般来说就贷个2-3万”。据笔者了解到,在如今房地产投资见顶之际,再在农村投资公园或其他娱乐设施可能也不太实际,而在依赖投资驱动经济的模式已经行将就木之时,民间资本却弥补了这一缺位。沃投资的模式是把来自城市闲置资金和农村巨大的借贷需求结合,让钱打破束缚在城市和农村间流动起来,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

用户思维打造产品

据曲童说,农村其实大有可为。成本上说,农村的获客成本大概是75/位,这个价格远远低于同类产品成本,而若把当地人员介绍过来的客户也算在内的话成本还可以更低。规模上说,这个生意可以获得用户真实的信息以便对其完成征信,而身份信息、家庭情况是做风控必备的,在未来基于征信的想象空间非常大。从数据上说,每笔贷款放出去后都可以收回很多跟农业相关的数据,例如三万块钱可以养多少头猪、多少天出栏等等,未来这些数据都可以加以利用。

曲童也套用了互联网公司常用的“用户画像”概念。在曲童看来,农村的生态有两个特点:一是混业经营——农民除了种养外可能还兼着运输货运和超市经营等工作;第二,农民以户为单位,它并不像C端市场,反而像个“小型B端市场”。“农民家庭并不像一般人们所认为的那样,它里面的现金流其实是很充沛的,大农户养几头猪每年就有大几千的收入,再开一个超市可能一天也有几十几百的入账”,曲童说。

做农村市场好处有很多,不过农村也有其特殊性,其实际情况和以城市为代表的主流市场大为不同,毕竟农村人有农村人自己的习惯,城乡习惯的差异使得行业有了可以进行商业活动的可能。

大城市喜欢O2O、快递上门,农村喜欢赶大集,农民需要一站式服务。曲童说:“在农村人们赶集,在集上既可以买吃的,又可以买穿的,甚至一些农机具、生产资料都在这个集上选择。农民要一站式服务,我们最初把网点建设在镇一级就是想最迅速的触达到我们的客户和用户。网点服务半径50公里-100公里,我们的直营模式可以最好的保证服务质量”。

农民有提前还款需求。在当前的行业中,通常情况下要借款的话有的只能借满一年,而且不支持提前还款,而曲童观察其实有的农民并不需要长期的借款,他们更多的是一种资金周转需求。

城市里有非常急迫的财富管理需求。“现在中国的老百姓在财富管理方面所能投资的渠道非常窄,股票没法做,基金没法做,所谓的P2P现在还容易踩着雷。要甄别一个平台和渠道到底好不好很困难,我们为什么不做一个很透明、很公开,它的投资去向很明确的平台呢?这是我们创业最开始的动力”,曲童说。

沃投资的商业模式

在农村,曲童坦言:“有几个问题特别值得注意,其一,有的企业做着做着就变味了,派过去的人真正融入当地后就容易受到当地情况的影响;其二,产品一定要跟得上当地变化,借贷金额、期限要跟得上用户的需求;第三,加盟的模式容易误入歧途,代理的注意力会放在下级代理而不是用户本身上”。

基于此,银行出身的曲童和团队做了一整套的方案。在风控上,沃投资的当地业务员和风控中心隔绝,前期业务员只需提交申请贷款前期所需要的照片、录音、视频即可,贷后总部有专人做跟踪和贷后管理。在人员管理上,沃投资有着自己的培训学校,业务员可以在那里学到营销、客服和风控的知识,合格后方可上岗。

曲童说,创业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就的,当他来到辽宁看到当地都是自己的广告心里泛起一丝慰藉。“我们需要百倍的精力去创造它,整个行业还很浮躁但农村还未受污染,整个市场铺开后市场占有率很好达到,我们很有信心”。


报道链接:今日头条 脉脉